《我能说》:历史审判昨天,今天是最终回归生活的沉淀

众多对影片《我能说》的介绍里都轻描淡写描述影片,把它定义为老太太向公务员学习英语,敞开心扉的忘年故事。我认为,如此单一的描述不足以表达出影片情感的丰富层次,对影片隐藏的深层次内核有些轻慢。

1_meitu_1.jpg

不得不说,《我能说》又是一出标准版的韩国温情小品,这次却让人看到百感交集,会有想说点什么的冲动,为影片,为各种普通小市民之间的炽热的情感,为“鬼怪奶奶”罗玉粉代表历经残酷磨难的受害者们。

暑期档,中国青年导演郭柯执导纪录片《二十二》宣起了一阵不小的热潮,将“慰安妇”这个群体再次引入世人焦点,获得极大的关注和反响。它和《我能说》关注同一类事实,某些方面来说,中韩人民有共同的惨痛经历,两方导演选择了不同的方式表现这份苦痛。作为纪录片《二十二》历时5年,实地记录了截止至2014年仅存的22位幸存者的回忆,生活,趋向于写实,看中纪录本身警醒意义,凝重、深沉。《我能说》用温情的方式呈现苦难,弱化“慰安妇”事件写实记录感,注重人性回归。相比起来,我更喜欢《我能说》的处理手法,影片中处处流露的情感穿插,着眼于历史过后的现实状态,不那么凌厉,多点戏剧添加,少份震撼实感,更减弱了对年事已高的受害者们二次创伤,只不过可能就会不太利于观众全面了解相关事件了。

2_meitu_2.jpg

《我能说》故事从一位爱维护社会公义的“鬼怪奶奶”罗玉粉,长达几年的热血信访之路方向展开,由公义诉求,引出奶奶与公务员之间的缘分,进而通过老人家向公务员民载学习英语的过程,牵连出温情故事,最终矛头直指历史上日本强制征用慰安妇的国际庭审。

影片的基调是多变的。

它从一个轻松愉悦的基点出发,一件件小事塑造玉粉奶奶坚韧乐观立体形象,信访、学英语等生活小事都为最终会出席指控日本道歉提供有说服力的理据支持,自然而然的将故事情感由温情过渡到残酷。在冰冷的事实面前,民载、珍珠屋主人等各方的关爱支持,都表明导演仍旧想要用愉悦的方式诉说苦难的宗旨。

3_meitu_3.jpg

片中两位主人翁的情绪思想也是多变的。

玉粉老奶奶一直想要隐瞒这段“不堪”的历史。频繁信访,关注周边点点滴滴;黏住公务员民载学习英语,表面上是为了与美国的弟弟取得联系。事实上呢?走街串巷收集材料信访是因为孤独,她没有能够袒露心扉的人,辨不清别人会如何看待她的经历。努力的学习英语,希望某一天能够替好友,和众多受害者争取到日本当局的道歉。

4_meitu_4.jpg

政府公务员民载是促成婆婆发生改变的重要动因。从最初表现出对玉粉奶奶频频信访,无时无刻都会出现的烦躁,想方设法打消奶奶念想;到他了解玉粉奶奶真实处境后,主动帮助的热情和心生同情;再到最后,赶往美国,亲身激励奶奶揭发血的历史,为玉粉奶奶骄傲,欣慰她能够勇敢站上世界政治法庭,此刻,他们俨然已成为家人。

5_meitu_5.jpg

最后影片将格局扩大到美国华盛顿庭审,这一次罗玉粉是要为自己上访,为众多受害者赢回世界的尊重。

6_meitu_6.jpg

“I can speak!”

7_meitu_7.jpg

“I am fine, thank you.”

年迈的老人自豪的面对全球说出的这一刻,眼泪会止不住的欣然而下,没有虐杀的温情故事里用受害者的坚定自信积极乐观抚慰伤痕。整部片一点也不“丧”,最悲的一句莫过于影片结尾黑底白字赫然在目的“日本至今没有道歉”了!

作为近年来关注“慰安妇”题材影片的佼佼者,《我能说》《二十二》纵然从不同角度出发,两者最后想要凸显的内核,绝对一致:撕开鲜血淋漓的伤口,是铭记在心的历史痕迹;愤怒痛苦过后的沉淀,是归于平淡的生活,坚韧、坚强。

《我能说》:历史审判昨天,今天是最终回归生活的沉淀

众多对影片《我能说》的介绍里都轻描淡写描述影片,把它定义为老太太向公务员学习英语,敞开心扉的忘年故事。我认为,如此单一的描述不足以表达出影片情感的丰富层次,对影片隐藏的深层次内核有些轻慢。

1_meitu_1.jpg

不得不说,《我能说》又是一出标准版的韩国温情小品,这次却让人看到百感交集,会有想说点什么的冲动,为影片,为各种普通小市民之间的炽热的情感,为“鬼怪奶奶”罗玉粉代表历经残酷磨难的受害者们。

暑期档,中国青年导演郭柯执导纪录片《二十二》宣起了一阵不小的热潮,将“慰安妇”这个群体再次引入世人焦点,获得极大的关注和反响。它和《我能说》关注同一类事实,某些方面来说,中韩人民有共同的惨痛经历,两方导演选择了不同的方式表现这份苦痛。作为纪录片《二十二》历时5年,实地记录了截止至2014年仅存的22位幸存者的回忆,生活,趋向于写实,看中纪录本身警醒意义,凝重、深沉。《我能说》用温情的方式呈现苦难,弱化“慰安妇”事件写实记录感,注重人性回归。相比起来,我更喜欢《我能说》的处理手法,影片中处处流露的情感穿插,着眼于历史过后的现实状态,不那么凌厉,多点戏剧添加,少份震撼实感,更减弱了对年事已高的受害者们二次创伤,只不过可能就会不太利于观众全面了解相关事件了。

2_meitu_2.jpg

《我能说》故事从一位爱维护社会公义的“鬼怪奶奶”罗玉粉,长达几年的热血信访之路方向展开,由公义诉求,引出奶奶与公务员之间的缘分,进而通过老人家向公务员民载学习英语的过程,牵连出温情故事,最终矛头直指历史上日本强制征用慰安妇的国际庭审。

影片的基调是多变的。

它从一个轻松愉悦的基点出发,一件件小事塑造玉粉奶奶坚韧乐观立体形象,信访、学英语等生活小事都为最终会出席指控日本道歉提供有说服力的理据支持,自然而然的将故事情感由温情过渡到残酷。在冰冷的事实面前,民载、珍珠屋主人等各方的关爱支持,都表明导演仍旧想要用愉悦的方式诉说苦难的宗旨。

3_meitu_3.jpg

片中两位主人翁的情绪思想也是多变的。

玉粉老奶奶一直想要隐瞒这段“不堪”的历史。频繁信访,关注周边点点滴滴;黏住公务员民载学习英语,表面上是为了与美国的弟弟取得联系。事实上呢?走街串巷收集材料信访是因为孤独,她没有能够袒露心扉的人,辨不清别人会如何看待她的经历。努力的学习英语,希望某一天能够替好友,和众多受害者争取到日本当局的道歉。

4_meitu_4.jpg

政府公务员民载是促成婆婆发生改变的重要动因。从最初表现出对玉粉奶奶频频信访,无时无刻都会出现的烦躁,想方设法打消奶奶念想;到他了解玉粉奶奶真实处境后,主动帮助的热情和心生同情;再到最后,赶往美国,亲身激励奶奶揭发血的历史,为玉粉奶奶骄傲,欣慰她能够勇敢站上世界政治法庭,此刻,他们俨然已成为家人。

5_meitu_5.jpg

最后影片将格局扩大到美国华盛顿庭审,这一次罗玉粉是要为自己上访,为众多受害者赢回世界的尊重。

6_meitu_6.jpg

“I can speak!”

7_meitu_7.jpg

“I am fine, thank you.”

年迈的老人自豪的面对全球说出的这一刻,眼泪会止不住的欣然而下,没有虐杀的温情故事里用受害者的坚定自信积极乐观抚慰伤痕。整部片一点也不“丧”,最悲的一句莫过于影片结尾黑底白字赫然在目的“日本至今没有道歉”了!

作为近年来关注“慰安妇”题材影片的佼佼者,《我能说》《二十二》纵然从不同角度出发,两者最后想要凸显的内核,绝对一致:撕开鲜血淋漓的伤口,是铭记在心的历史痕迹;愤怒痛苦过后的沉淀,是归于平淡的生活,坚韧、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