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问题的问题》:这部电影拿捏着好分寸,讲了个好故事

新上映的影片《不成问题的问题》改编自老舍先生的同名短篇小说。导演梅峰编剧出身,曾是娄烨的御用编剧,他执笔的作品个个鼎鼎有名,诸如《春风沉醉的夜晚》、《浮城谜事》、《六人晚餐》等。《不成问题的问题》去年为范伟摘得了第一个金马影帝的奖座,但直到今年新一届的金马奖举办后,电影才正式在内地公映。而上映首日不到5%的起片量,似乎又预示了一部高口碑低票房佳作的诞生。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648.jpg

老舍的文字原本就十分鲜活,因此在被搬上银幕时,很多观众误以为导演不需对原著有任何改编了,但其实并不是。导演透露,小说里没有许宅,没有许老板、三太太、童小姐,都是他们写剧本时加的。与之相应的,导演将秦妙斋以及尤太太个人的前世今生则做了大幅删减,去掉了原著的白描写法,为观众营造了写意性留白。恰如其分的改编令电影增色不少,而在整体的电影的风格上,导演也拿捏得十分有分寸,这感觉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上海抗战后期的电影作品《小城之春》、《一江春水向东流》等,可见含蓄美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最突出的优点。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659.jpg

除却剧情方面的取舍有度,导演还在规范的镜头运用内融入了些许小心思。

拍摄丁务源(范伟 饰)时,镜头多为定镜,为的是表现丁主任处事圆滑、对各方面都能hold住的波澜不惊。只有当人物处于动荡对话环境中,拍摄才用手持。当然,这些都是镜头的基本运用技巧,最让我眼前一亮的当属丁务源被首次告知农场主任要被撤下的那场室内戏,导演故意不贴合水平线,从而带来观众心理上的不平衡感,喻示着丁务源好日子的轰然倒塌。这就是在有限镜头风格中发挥有心思的创作了,也是导演为维持整体含蓄风格而拼命克制的表现。对于秦妙斋这个典型混混,运动镜头居多,比如他和三小姐河边谈情说爱时巧借船摇渐近,便很有感觉。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04.jpg

导演多用演员调度代替镜头调度,一定程度上对演员的表演要求提高了。

范伟老师的演技都凝聚在点滴细节上,例如丁务源一句飘忽的“可能船夫睡着了吧”,观众就立马get到他毫无破绽的话语下实则在说谎。又例如他在尤太太离开后,着急问财务要账本看,就这么个小动作,令其贪恋权位的心思昭然若揭。范伟老师能够凭此获得金马影帝,实至名归。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08.jpg

不成问题的问题就是长久以来的中国式问题——深谙人情世故远比务实工作更得人心。

影片揭示中国人的性格弱点,也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一切问题不要伤及面子,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保住人际关系,其他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最终,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交际生活下,丁主任的不作为以及贪图蝇头小利的富家太太纵容下,树华农场这个本该在战时大后方成为盈利香饽饽的生意,最终成为了家庭瓜果供给地、上海小姐的郊游景点以及贵公子的农家乐宾馆,实在是一大讽刺。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13.jpg

导演为使主题清晰,采取了戏剧、舞台剧常用的三幕式结构,从丁务源、秦妙斋到尤大兴,用人名对主题做了区分,实则是对三类处事方式进行思考。影片中发挥最好的是开头和秦妙斋部分,老舍先生的原著把丁务源这个Mr. No Problem已然刻画得入木三分,所以不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秦妙斋是此次还原最好的角色之一,那浮夸而又飘飘然的气质,着实令我对张超的演技眼前一亮。尤大兴段落就太显脸谱化,樱桃扮演的尤太太虽有味道,但还不足,《不成问题的问题》后半段也不由得令观众有了困意。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16.jpg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部可以被多刷几遍的电影,因为里面的哲思太贴合中国国情,即使时光已过去一个甲子,你还是能在现代社会中见到老舍笔下各色人物的缩影。可幸,导演梅峰深厚的艺术造诣能够令老舍先生的文字跃然于大银幕上,不失灵动,更添韵味,值得肯定。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20.jpg

《不成问题的问题》:这部电影拿捏着好分寸,讲了个好故事

新上映的影片《不成问题的问题》改编自老舍先生的同名短篇小说。导演梅峰编剧出身,曾是娄烨的御用编剧,他执笔的作品个个鼎鼎有名,诸如《春风沉醉的夜晚》、《浮城谜事》、《六人晚餐》等。《不成问题的问题》去年为范伟摘得了第一个金马影帝的奖座,但直到今年新一届的金马奖举办后,电影才正式在内地公映。而上映首日不到5%的起片量,似乎又预示了一部高口碑低票房佳作的诞生。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648.jpg

老舍的文字原本就十分鲜活,因此在被搬上银幕时,很多观众误以为导演不需对原著有任何改编了,但其实并不是。导演透露,小说里没有许宅,没有许老板、三太太、童小姐,都是他们写剧本时加的。与之相应的,导演将秦妙斋以及尤太太个人的前世今生则做了大幅删减,去掉了原著的白描写法,为观众营造了写意性留白。恰如其分的改编令电影增色不少,而在整体的电影的风格上,导演也拿捏得十分有分寸,这感觉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上海抗战后期的电影作品《小城之春》、《一江春水向东流》等,可见含蓄美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最突出的优点。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659.jpg

除却剧情方面的取舍有度,导演还在规范的镜头运用内融入了些许小心思。

拍摄丁务源(范伟 饰)时,镜头多为定镜,为的是表现丁主任处事圆滑、对各方面都能hold住的波澜不惊。只有当人物处于动荡对话环境中,拍摄才用手持。当然,这些都是镜头的基本运用技巧,最让我眼前一亮的当属丁务源被首次告知农场主任要被撤下的那场室内戏,导演故意不贴合水平线,从而带来观众心理上的不平衡感,喻示着丁务源好日子的轰然倒塌。这就是在有限镜头风格中发挥有心思的创作了,也是导演为维持整体含蓄风格而拼命克制的表现。对于秦妙斋这个典型混混,运动镜头居多,比如他和三小姐河边谈情说爱时巧借船摇渐近,便很有感觉。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04.jpg

导演多用演员调度代替镜头调度,一定程度上对演员的表演要求提高了。

范伟老师的演技都凝聚在点滴细节上,例如丁务源一句飘忽的“可能船夫睡着了吧”,观众就立马get到他毫无破绽的话语下实则在说谎。又例如他在尤太太离开后,着急问财务要账本看,就这么个小动作,令其贪恋权位的心思昭然若揭。范伟老师能够凭此获得金马影帝,实至名归。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08.jpg

不成问题的问题就是长久以来的中国式问题——深谙人情世故远比务实工作更得人心。

影片揭示中国人的性格弱点,也就是中国人的劣根性,一切问题不要伤及面子,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要保住人际关系,其他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最终,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交际生活下,丁主任的不作为以及贪图蝇头小利的富家太太纵容下,树华农场这个本该在战时大后方成为盈利香饽饽的生意,最终成为了家庭瓜果供给地、上海小姐的郊游景点以及贵公子的农家乐宾馆,实在是一大讽刺。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13.jpg

导演为使主题清晰,采取了戏剧、舞台剧常用的三幕式结构,从丁务源、秦妙斋到尤大兴,用人名对主题做了区分,实则是对三类处事方式进行思考。影片中发挥最好的是开头和秦妙斋部分,老舍先生的原著把丁务源这个Mr. No Problem已然刻画得入木三分,所以不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秦妙斋是此次还原最好的角色之一,那浮夸而又飘飘然的气质,着实令我对张超的演技眼前一亮。尤大兴段落就太显脸谱化,樱桃扮演的尤太太虽有味道,但还不足,《不成问题的问题》后半段也不由得令观众有了困意。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16.jpg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部可以被多刷几遍的电影,因为里面的哲思太贴合中国国情,即使时光已过去一个甲子,你还是能在现代社会中见到老舍笔下各色人物的缩影。可幸,导演梅峰深厚的艺术造诣能够令老舍先生的文字跃然于大银幕上,不失灵动,更添韵味,值得肯定。

weixintupian_20171123220720.jpg